6.29.2016

在文明趨向自殺時是虔誠錯了,還苦難錯了?

我曾在苦難中只剩下虔誠

不用宇宙異變,自2012後人類文明也在算是慢性末日


難道是虔誠錯了?

還是苦難錯了?



資源夠人民家庭自採自足的國家,
可以在心中自有的殿堂去信奉成功企業家的人格


資源不足的國家,就算受有教育能闡明是非
可是救不出整體困境


我擔心的是被定義為能分享的資源,只剩下錢和物

在食物過盛的國家中,我為自己的懶惰人性感到不安



我也還有虔誠
在研究歷史教訓的答案
和主權還能維持留在對人民法規較有情義的國家集團手中。




三國鼎立仍然不是治世之方,
我好想知道讓年青人們能自發成全,讓母愛能健全在文化中永續傳承的方法,不限各種語言宗教或文化。

(就是讀哈利波特嗎? 我確實憧憬在棄棋人生中活出大愛的四學院監護人 石內卜校長)


以萬年來比喻天地的母性,就像是引力自轉和海水含氧都說好了,永恆的用浪潮去孕化出海洋生物的卵,大概就是這樣宏大的機制吧。

家庭之外和苦難之中,我虔誠的想起無形的臍帶和魚的羊水是萬年前啟動至今的齒輪運轉,讓人能吃飽。


當然,天然的海岸線永遠比人造飯店設施和消坡塊,更能快速讓人發現齒輪就快被破壞了。


我期待有更多名人智慧來啓發這種頓悟,這樣國家青少年才能被回答為什麼需要去考第一名。

目前答案如果是: (五育兼優,老師保證很能服侍公家機關上司去改很多次換版本的公文,還有乖小孩自律性高不會鑽洞很大的公務人員制度)的話,就免了吧! 國家沒有過動兒長大去創業賺錢繳稅,公務人員薪水遲早是發不出來的。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回覆留言往往能幫我整理思緒~先謝謝和我分享意見或批評的大家啦